当前位置: 首页 > 廉政文化 > 红色记忆
老红军许军成的“三次回乡”情
作者:文:中共霍山县委党史研究室 汤祖祥、何家宏 摄影:姜发布时间:2017-04-01 20:37

许军成,曾任福州军区后勤部政委、中共七大代表。1917年5月出生于大别山腹地——安徽霍山县漫水河镇安家河村。他参加过鄂豫皖革命根据地第三、四、五次反“围剿”,南方三年游击战争,淮南路东、西反“扫荡”斗争,辽沈战役、平津战役和衡宝、湘南、广西等战役战斗。1955年被授予大校军衔,曾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二级解放勋章、八一奖章和二级红星功勋荣誉章。2016年11月1日因病在南昌逝世,享年100岁。家乡始终是许军成魂牵梦绕的地方。自1931年参加红军离开家乡至2017年1月19日骨灰迁至家乡安葬,许军成一生“三次回乡”见证了这份浓浓的乡情。


革命道路多艰辛  首次回乡不敢认亲娘

1931年3月,14岁的许军成参加中国工农红军霍山县五区独立游击大队,离开家乡,跟随部队南征北战。

1932年秋,第四次反围剿斗争失败后,红四方面军离开鄂豫皖苏区西进川陕,许军成随留在鄂豫皖苏区的部分红军和地方武装被编入红28军,继续同敌人顽强斗争。敌人对留在鄂豫皖苏区实行了疯狂的清剿和追剿。为了更加灵活的与敌人作战,红28军决定以营为单位,每个营三四百人,同敌人顽强周旋。

1933年3月底的一天,为了突破敌人的围剿,许军成和他的战友们翻过一座大山,来到离许军成老家不远的熊家老屋。这是个大村庄,当时天色已晚,许军成所在的营队就住在那里。天亮以后,为防止敌军突袭,部队准备派人到前方查看敌情,因为许军成是当地人,对当地的地形熟悉,于是主动请缨,要求到前方去侦探敌情和放哨。在查哨的途中,许军成偶遇儿时一起放牛的小伙伴。小伙伴惊奇地问道:“你不是许家的秀明哥吗?”许军成一眼就认出了小伙伴,但转念一想,如果自己的身份暴露了,家人都会遭殃,于是说道:“小兄弟,你看错人了,我不是当地人,我是湖北人”。“我们从小放牛那样好,你现在当了红军,怎么翻脸不认人了?你走到哪里我都认识,不要装啦!我告诉你,你的母亲就在前面的小房子里头”。许军成假装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没再理他,赶快离开。回去后,许军成久久不能平静,自己有亲不能认,有家不能回。要是小伙伴回去告诉了他的母亲,万一母亲找来了怎么办?到底是认还是不认呢?认或不认有什么后果呢?许军成思前想后、翻来覆去地考虑,最终决定还是不认为好。

当天中午,许军成在营地门前刚睡醒,突然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妇女带着他的母亲向营地大门走来,一进门,就喊“庆子”(许军成的小名)。一听到母亲喊自己,许军成感到无比亲切,因为自从入伍后他就没有见到过亲娘了。但此时,他不能认。许军成故作镇静地问道:“大娘,你喊谁个?”“我喊你啊!你是我的儿子,这件事我还记不得吗?”“大娘,我是湖北人”“不要装!你的亲娘你都不认识了吗?你不认识我!我认识你啊!”看到母亲的情绪如此激动,许军成说:“大娘你喝点水再说”,在喝水的间隙,许军成偷偷地跑到后屋,向副班长和连长说了此事。副班长和连长一致说道:“你千万不能认啦,要是认了后果很坏啊!”原来副班长和连长就是因为身份暴露,他们的父母在1932年被敌人残忍地杀害了。三人商量好了对策,许军成和副班长先出去,许军成往傍边一坐,副班长说:“大娘,你要是认识你的儿子当然是很好喽!”手指着许军成说道:“他不是你的孩子,他是湖北麻城人,一到了麻城他就讲这是我老家哟!一到这个地方他什么都不知道。”此时,连长也来了,假装问是什么事,说道:“大娘,听说你要见你的孩子,心情我理解,假如我们连队有你的儿子,你们母子之间谈谈该多好哦!可是我们连没有你的儿子,他是湖北人啊!”他们说话的时候,许母还半信半疑,眼睛一直盯着许军成在看。许军成装作满不在乎的样子。副班长看出许母心思,接着说:“我们这里没有你的儿子,我们都是你的孩子!这样吧,为了表示孝敬,我们盛两大碗菜给你吃。吃过后你还是回去吧!”大家都说不是,许母很是失望:“没有我的儿子我就回去吧!”菜也没吃,走了。那个年轻的妇女也跟着走了。许军成带着两个战士端着两碗菜一直跟着,但怕人看到他们吃了红军的菜又说不清,就快步到了那个年轻妇女家中把菜倒到她家的碗中,并一再叮嘱许母和年轻妇女千万不要把送菜的事情说出去。

当天晚上,许军成随营队出发再次离开家乡。许军成第一次回乡离开了他的母亲,这一别直至全国解放,母子再也没有相见。


许军成夫妇


许军成全家福照

中共七大代表证

第二次踏上回乡路  倾诉衷肠意切切

1950年7月,经上级批准,许军成终于有机会回家探亲。到了霍山县,先住在亲戚家,第三天来到县政府。县长见到许军成臂章上写着“第四野战军第四十一军一二三师三六八团政委许军成”,忙问道:“许政委,你来霍山干什么?”“我回家啊,回家探亲啊!”“你家哪里啊?”“我家就在安家河东村何家老院子附近呐!”“你讲的地方我知道啊!都清清楚楚,一到那里就听说有个许秀明,三一年当红军,没有了,家里给抱了个孩子,还入了祠堂。你认不认识许秀明啊?有没有听到有个许秀明啊?你认识许秀明吗?”许军成听后哈哈大笑,“哎吆!县长啊!我错了,我没跟你讲你不知道啊!我就是许秀明呐!过去叫许秀明现在改名叫许军成,这次就是回来探亲的。”县长又惊又喜,但转念一想说道:“许政委,咱这样回去家里是不是有点不相信,二十多年前就没有了,现在怎么突然回来了……”只听到旁边有人说道:“到家看看再讲吧!”

从县城到安家河有百余里路,许军成一行第三天走到土地岭的时候,十几个老汉从许军成跟前走过,他们看了许军成一眼,许军成也看了他们一眼。他们走到后面看到警卫员就问许军成在哪里?警卫员说到那前头就是啊!他们又飞快地跑了回来,热情地说道“兄弟回来啦!”十几个叔伯兄弟高声喊了起来。休息的时候,一部分亲戚高兴地先回老家报信去了。许军成与兄弟们一路走着,走到离家三四里路的时候,突然对面来了个女的,挽着小孩子,许军成一看,这不是姐姐吗?还没等许军成完全反应过来,只听到那女的说:“哎呀!兄弟你可回来了!二十年我想死你了!我是你亲姐姐啊!”“姐,你怎么知道我回来了?”“有人回去报信了,现在都知道你回来了,你是红军回来的第一个人呐!大家都很惊奇啊!我听说你回来了,我高兴极了,带着孩子就来了。”“这个孩子是哪个?”“这是你外孙,快叫舅舅。”许军成牵着外孙的手,边走边聊家乡的情况,很快就到家了。远远的只见门口站着一个人,许军成问道:“门口站着的是什么人啊?”“这是娘啊!”许军成快步跑到门口,紧紧地抱着他的母亲,哽咽着说:“娘,儿子回来了!”母子两抱头痛哭失声!“你是庆子吗?这是真的还是假的?”“是真的!”“我问你那年在熊家老屋是不是你啊?”“是我啊!”“是你为什么不认我呢?”“娘啊!如果当时我认了你,今天我们还能相认吗……”

当晚许母回想起当年说道:“当晚你们走了以后,第二天保安团二十多人包围了村子,叫我交出儿子。我讲我没有看到我的儿子,他是湖北的,不是当地人呐!当年陪着我一起去的那个年轻妇女也说道:‘大哥,我也去了,看起来面貌挺像,实际上不是一个人,当时的连长也讲了他是湖北麻城的,那里没有她的儿子,于是我们就回来了!’”说到这里保安团这些人有些犹豫,“听说他早就不见了,早就给她抱了儿子,入了祠堂我们都知道,怎么现在又回来了?”保安团有人说: ‘世上的怪事很多,霍山县保安队有个姓李的和姓王的,两人面貌相同,经常把王当成李,把李当成王,这次可能不是她儿子,像她儿子所以我们来了”保安团的头子私下和他的队员说:“是啊,她抱的儿子上祖坟我们都看到了,怎么现在他又回来了,是真儿子还是假儿子……”“老东西,假如抓来你的儿子,你们娘俩一块枪毙,如果这次真是你的儿子,你也得枪毙,你儿子跟共匪跑了,一样枪毙,现在还弄不清是真是假,等以后弄清了再找你算账!”说完他们就走了……”

有个叔伯兄弟说:“大哥,当时你幸好没有认啊!你要是认了,那可不得了!你要认了老百姓都知道你当红军了,一见了面都讲你是红军,老百姓一证实,我们就遭了。你说你是湖北麻城人,这个外面人谁也不关心,你当年不认你娘是对的,许家的人早已死了,她是何家的人。她儿子没死,就是欺骗国军,罪更大。你没有认是好事,不能见啊!”又一叔伯兄弟说道:“秀明还是你有办法,你看当年你当红军的时候,你家三个人,现在还是三个人多好啊!”许军成说:“只有这样才能对付国民党的暴力,我母亲才能活呀!当时没别的办法。”

这是许军成参加红军后第二次回家乡,见到了他魂牵梦萦、日夜思念的亲人。此后,许军成一直定居南昌,因工作繁忙,后又年事以高,很少回老家。但他对故乡的情感却日趋渐浓。

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王光军在安葬仪式上讲话

霍山红军墓园

许军成墓碑

叶落归根回家乡   了却心愿无遗憾   

2016年5月9日,许军成迎来100周岁生日。霍山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王光军带领县委党史研究室和县电视台的同志,冒着蒙蒙细雨,赴南昌参加由南昌第一干休所为许军成举办的百岁生日庆典活动。

 庆典仪式简短而隆重。活动结束后,王部长同干休所两位工作人员缓缓地推着轮椅,送许老回病房休养。在400多米长的院道上,许老仍激动万分,连唱了三首红歌(《十二月叙苦歌》、《八月桂花遍地开》、《大海航行靠舵手》)、提了两句忠告(不要忘本、不忘过去),充分表达了老红军坚定的信念、崇高的革命乐观主义精神以及对我们革命后来者的殷切期望。

在病房稍微休息一下,接受我们的采访后,许老向王部长转达了思虑良久的心愿。

“王部长,我有个心愿想对你说。我14岁参加红军,离开家乡闹革命。以后很少回到家乡,对家乡没有什么贡献。我生是霍山人,死也要留在霍山……”

事关百岁老红军的心愿,王部长不敢怠慢,当即与许老亲属商量,统一意见后抓紧落实。

霍山县委、县政府高度重视。在王部长的牵头、协调下,霍山县在县烈士陵园辟了一块占地约1亩的红军墓园,2016年12月1日正式建成,2017年1月10日正式投入使用。

2016年11月1日17时35分,老红军许军成在南昌因病医治无效逝世,享年100岁。

青山低首迎忠魂,淠河呜咽泣英灵。2017年1月19日下午,许军成的骨灰在南昌第一干休所的同志及亲人的护送下运往霍山红军墓园安葬,终于圆了老红军的夙愿。

在安葬仪式上,霍山县委常委、组织部长王光军高度评价了许军成的一生:“许军成同志忠于党、忠于人民、忠于共产主义事业,为无产阶级革命事业和人民军队的建设,无私地奉献了毕生的精力。老红军的一生,是革命的一生,战斗的一生,为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的一生。无论是革命战争年代,还是社会主义建设和改革开放时期,许军成同志对家乡人民始终怀着骨肉相连的深厚感情和难以割舍的赤子情怀,时刻关注着家乡的发展变化,倾力支持家乡建设,家乡人民对许军成同志始终怀有发自内心的敬仰,保持着血浓于水的亲情。许军成同志坚定的共产主义信念、艰苦奋斗的优良作风、光明磊落的坦荡胸怀、顾全大局的党性观念、勇往直前的革命精神,为家乡人民树立起了一座精神丰碑。许军成同志骨灰回归故里安息,与家乡的青山绿水共眠,这既是他的遗愿,也是家乡人民的期盼。老红军虽然离开我们,但他的崇高精神和高尚品德将永远留在我们心中,成为霍山老区人民最为宝贵的精神财富和奋发向前的力量源泉,永励后人。我们将谨遵老红军遗训,化悲痛为力量,汇全县之智、举全县之力,为加快绿色崛起、实现全面小康、建设美丽霍山而努力奋斗。”

老红军许军成的“三次回乡”情,见证了共和国饱经沧桑的历史,激励着我们传承红色基因,不忘初心,继续前行!

技术支持:安徽子牙信息技术有限公司(http://www.yeecms.com/)